想拍电影的傻子很多能拿的很少

电影 2019-01-07 11:10:55

  歌手吴克群拍了个电影,据说因为排片不好,本人发长微博“”:我需要一个机会,我只是一个想拍电影的傻子。关于小吴,小编就不多评价了,毕竟咱不是娱乐博主。

  今天这篇文章,既不打算安利导演的电影,也不打算狂拍马屁(毕竟看过他电影的都说好)。

  这是一篇本该名为《当你进错专业了还能当导演吗?》的纯鸡汤励志文。清晨喝一喝,营养又健康。

  刚刚看过导演的自传《拍电影时我在想的事》的小编,决定不走寻常,用是枝裕和导演的个人经历,为大家指出一条通往电影导演的康(bu)庄(gui)大(zhi)道(lu)。

  如果你:关心社会热点;没事儿就看看电影;热爱侯孝贤;能够看进去一到两部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对长镜头具有一定程度的耐受力。

  没有电影学院的毕业证书,更没有混电影圈的爸爸,要钱没有钱,甚至连b站up主都没当过的你,是否觉得,当导演不过是一个天方夜谭罢辽?

  首先,请记住:在大学这个阶段,您不需要拥有电影的专业知识,甚至不需要热爱学习。除了当导演,您可以拥有一切不切实际的梦想。

  除了回学校吃便宜盖饭,其余的时光和钱都被是枝裕和打发在了学校附近的电影院里。

  “本来进大学是想写小说的,进去后发现没什么意思,当时早稻田大学附近有很多电影院,我在那里度过了很多时光。”

  回到导演事业的起点。青年是枝裕和其实同你我一样,只是个爱翘课,爱看电影的普通人。

  大学时期的是枝裕和,没有做过电影梦,也没有进行过任何形式的拍摄实践,充其量就是翘课看电影的次数比一般人多一点。

  谁会预料到,未来的是枝裕和能站上国际电影节的领台,采访时提到大学生活还会真情实感对国际友人们吐槽:

  既然作家梦已经放弃了,那么总要干点什么。看了那么多电影,不如就写写剧本,做点和影像有关的事情吧!这么想着,是枝裕和终于完成了导演的第一个步骤——

  留级一年,大学读了五年,从早稻田大学文学系一毕业,是枝裕和就加入TV ManUnion (电视人联合会) 电视制作公司,开始从事纪录片的摄制工作。

  而这个阶段,从纪录片的选题策划,拍摄前期调研,到实际拍摄。是枝裕和就像是一枚种子一样,在影像呈现和社会这块肥沃土壤之间,不断得到。

  1995年,这对于是枝裕和来讲,常关键的一年。此时,他已经从事纪录片的工作八年了。这一年,他指导的第一部电影《幻之光》即将上映。

  在拍摄NONFIX纪录片(富士)《当电影映照时代:侯孝贤和杨德昌》时,是枝裕和见到了自己的一直以来的偶像:侯孝贤导演。

  “去中国采访侯孝贤和杨德昌时,侯孝贤说自己的理想是希望帮助亚洲的年轻导演超越国境界限进行电影创作,我深受,决心回到日本成为导演。”

  除了激励是枝裕和拍电影的,侯孝贤还在他拍摄第一部电影时,地提供了电影配乐方面的支持,也在电影结束后给予了中肯。

  作为侯孝贤导演的超级迷弟,是枝裕和在自传中,毫不掩饰地表达自己对侯孝贤导演的敬仰与热爱:

  一九九八年,贾樟柯导演的《小武》和我的《下一站, 》共同获得了南特三大洲电影节金热气球(最佳电影)。当时为我们颁的是侯孝贤导演,三人的合影成为我难以忘怀的回忆。

  还有一次,我碰巧在街上遇见了侯孝贤导演,他就在旁的店里买了水果味的口香糖给我。当然,我没有吃,而是回到酒店拍了一张照片。

  现代人追星一般流程:把手机壁纸换成偶像的照片,为偶像氪金,看偶像的作品。

  是枝裕和也一样,热爱侯孝贤的电影,为偶像侯孝贤拍纪录片,去电影节和偶像合影,并且,记住偶像跟自己说的每一句话。

  作为追星届的典范,他甚至干脆把自己活成了偶像的样子:成为同样优秀的导演,去国际电影节拿大,并且不忘初衷地和侯孝贤搭话留影。

  到达这个阶段前,是枝裕和已经小有名气了。《幻之光》、《下一站,》、《无人知晓》都为他赢得了足够的声誉。

  从纪录片转型到电影导演,又过了十来年。是枝裕和拍摄的电影,有风格彰显的成功之作,也有为了迎合市场的争议之作。

  2008年上映的《步履不停》让是枝裕和进化成了高阶导演,成为是枝裕和的标志之作:

  “由自己来评论自己的电影,有点难开口,但《步履不停》制作完成的时候,我自认为“拍了一部很满意的作品”。这是我迄今为止拍得最轻松、最流畅的电影。 ”

  这是一部不得不拍的电影,剧本早在导演的母亲去世前两年就已经写好,等到母亲去世后,是枝导演感觉:

  此时的是枝裕和,正面临着丧母之痛和事业的迷茫期。(母亲病中拍摄的一部《花之武者》在上映后备受争议)

  拍摄《步履不停》的过程中,是枝裕和静下心来,如同匠人一般,细细打磨电影的每一个细节。在这个过程中,他整理了自己与母亲的关系,也整理了与自己过往经历的关系。

  “在《步履不停》之前,我身上多多少少还带着出身于电视行业的自卑情结。”“但是在《步履不停》中,我没有追求任何方。 ”

  “《步履不停》这部作品让我坦率地认识到自身的本质。我坦率地承认并接纳留在自己身上的电视基因,然后试着正视它。 ”

  至此,是枝裕和真正了接纳自己作为电影导演的角色,他以平均每两到三年一部影片的速率完成了多部长剧情片,同时也兼制纪录片和电视剧。 开始逐渐展露电影大师的风采。

  与其他所有行业一样,要从电影小白进化为导演,对每个人一样,都有相似的三步法。你喜欢电影就去拍、就去、去突破。

  你不一定要拥有与生俱来的非凡艺术才华,和天生优越的资源做支撑。你平凡或者不凡,都可以做导演。

  用他自己的话:“平凡或是不凡,我并没有这样想过。这个时代的电影导演并不需要多少‘才能’,发明了电影的默片时代的导演才是天才。“

  “明白自己的能力所及,在此基础上寻找属于自己的方法。”你也可以有导演梦。

  《拍电影时我在想的事》是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得主是枝裕和历时8年,写下的首部自传性随笔集。是枝裕和在书中回顾三十余年的创作生涯,讲述每一部经典作品背后的传奇故事、缘起与,记录各个创作时期对电影的探索与思考,以及对世界和人生的看法。